头条新闻 

成绩合格的考生

对此改革,山西太原市第二外国语学校、太原市第五中学等知名教师均持肯定态度。太原市第二外国语学校特级教师庞富霞说,高考加分政策减少、规范,对绝大多数学生会更公平,有利于压缩特权阶层操作空间,“让考生都能心态平和地面对高考”。 和2013年高考...[查看全文]

启赋 当前位置 :主页 > 启赋 >

老李偷偷给记者打了个电话

* 来源 :http://www.maomaoyan.com * 作者 : * 发表时间 : 2021-01-06 14:46 * 浏览 :

4月14日下午,老李偷偷给记者打了个电话。他说:“我又到这个窝点里了,跟这个窝点里的家长说,我可以拉一个好朋友进来。家长一下就拒绝了。他不相信我。一定要我交69800元成为他们的人,他们才放心让我拉人进来。”

(责任编辑:王姣雁)

自愿连锁经营业?老李从没听说过,他连忙赶回家,老婆已经走了。“后来我天天给她打电话,她死也不说是做什么生意,只是说这个行业要一次性投资69800元,回报收益可是好几百倍。”老李说道。

到底是什么生意,居然有几百倍的收益?3月26日左右,老李接到老婆的电话,邀他赶紧到合肥加入“自愿连锁经营业”的大生意。“当天我就来到合肥了,跟着我,老婆到了她所谓的‘自愿连锁经营业’,一连呆了6天,我看清了这个行业,它就是传销啊。”老李说:“我发现有大量的南京人,还有很多来自云南、广西、福建等地方的人都在合肥搞这个事情,这些人这样疯狂下去真有可能倾家荡产。”

69800元成了老李带记者进入窝点的“投名状”,但是,这一大笔钱投进去简直就是肉包子打狗,一去不回啊。老李当时急了,他想强行拉老婆回家。哪知道老婆抵死不回,还要跟老李离婚,断绝所有关系。老李干一个月的钳工,也就三四千块,69800元对他来说无疑是一笔巨款。但是,为了救出已被洗脑的妻子,老李考虑再三,决定进入窝点,当他们的新人。

一次次驱赶,一次次遣返,依然不断有外地人怀揣着一夜暴富的幻想来到合肥,身陷传销而不能自拔。究竟是什么谎言,令他们信以为真?究竟是什么美梦,令他们沉迷不醒?究竟是什么魔力,令传销禁而不绝?4月17日,本报记者通过一名自愿“反水”的传销人员牵线打入传销组织内部,卧底五天四夜,试图找到这些问题的答案。

“投进去6万9千8,两年后至少收益1040万,这还是给你女朋友的‘化妆品钱’,更大头的还在后面。”如果有一天,有人向你推销这种赚钱途径,你会动心吗?也许,很多人第一反应就是不信,但它却以“自愿连锁经营业”的形式在合肥疯狂蔓延。

可是,4月12日,老李找到记者求助的时候,他的双眼布满血丝,身体也佝偻了。一提到老婆,老李就拿出烟,一根接一根狠狠地抽着。“去年,我妹妹来到合肥,说是做一笔大生意。3月初,我妹妹就把我老婆叫到合肥,说是一起做服装生意。当时我在马鞍山,老婆跟我说了去合肥的意向,我也没有在意。”老李回忆说:“大概1个多星期后,很少打电话的母亲却打电话给我说,我老婆回家了,她拿走了家里的3万元现金,还向亲戚借了好多钱,说是要去合肥投资‘自愿连锁经营业’。”

为了让记者看到“自愿连锁经营业”的危害,老李决定冒着破产危险再次潜入传销内部。“如果我进去传销内部,就能把你发展成下线,你去看看,这个行业的危害性有多大。”老李说完,就掉头消失在人海之中。可是,接下来一连几天,都没有老李的消息。记者不断发短信,可老李就是不回。

在短短的几条短信中,记者与老李商定了卧底的“身份”:一名云南人,在安徽马鞍山一家液压扳手厂做数控编程的工人。 (本组报道人物皆为化名)

4月16日晚,记者终于等来了老李的短信,他告诉记者,他交了钱,已经成功地进入了老婆王倩所在的传销窝点的新人行列,目前发短信、打电话都有严格的限制。老李在短信里说道,他们一家人投在传销窝点的钱,肯定都拿不回来了,可只要把老婆救出来,就值得了。

老李已经40多岁了,他在南京市禄口镇有一套很大的房子,儿子也上小学了。“后院”一直很稳,所以老李半年前就到马鞍山一个老表开的工厂里干钳工,每个月都给老婆寄几千元,他一直觉得“这种生活就是幸福”。

上一篇:疯狂地吠叫 下一篇:没有了